|特企故事| 丹麥設計師聊丹麥.北歐設計的核心 & Hygge 快樂哲學

2018.07.25

 

 

 

 

丹麥設計在全球火紅已久,除了設計迷外,多數家庭、餐廳,每個人天天都接觸得到。去年開始,丹麥人成為快樂民族的關鍵單字「Hygge」掀起熱門話題,讓丹麥哲學重新火熱延燒。若有機會,許多人會想與丹麥設計師面對面,直接問什麼是丹麥設計? Hygge 又是什麼? 而 森/CASA 把這樣的設計師,帶來台灣。

Morten Bo Jensen,丹麥 Vipp 的首席設計師。

Vipp 自 1939 年在丹麥創立,因紐約 MoMA 博物館收藏了 Bin 腳踏垃圾筒,奠定其經典地位。五、六十年後,Vipp 第三代接班人 Kasper Egelund 邀請 Morten Bo Jensen成為 Vipp 第一位設計師。將 Vipp 的經典哲學,從垃圾筒延伸發展到生活每個角落,讓生活隨時都有美好觸感、體驗。

2017 年 9 月,他來到 森/CASA,在難得的機會下,首度與台灣朋友分享 Vipp 哲學。他所分享的想法十分雋永,簡單而直接。在全球風行這麼久的北歐設計,這是少數能近距離與台灣朋友談談北歐設計核心想法的設計師。在簡單問題中讓我們明白,他多麼習於撥開設計的表象,直探解決生活問題的本質。也讓我們發現,經典恆久的設計,能讓生活多麼幸福美好。一起來看 Morten Bo Jensen 在 森/CASA 的分享。

 

 

 


對你來說,究竟什麼是北歐設計?
Vipp 的哲學是什麼?

 

 

北歐設計除了講究工藝craftmanship,最重要的不只外觀,更在意深層的涵義、真正的功用。如果為了追求外觀而去設計,會離設計的核心越來越遠,迷失方向。對我來說那好像是我現在要去從來沒去過的上海,然後連地圖、GPS 都沒有。所以,不要偵測市場要去的方向,真正好的設計都是從裡面 ( 指著自己的心 ) 出來的。

Vipp 的哲學是「少,但是更好」。我們不會設計很多很多種不同的餐具或廚具,我們所設計的碗、杯、盤,還有廚具,就是那麼一兩種。但是,它們和不同國家、不同烹飪習慣的美食愛好者的料理,都能呼應、好使用。

 

 

 


是在什麼契機下,開始設計廚具的呢?

 

 

多數品牌是由廚具先開始,才推出一系列周邊配件。說出來你可能不相信, Vipp 是從世界上第一個腳踏垃圾筒「Bin」做起。當我們發現這項唯一產品,經過七十多年,依然受到歡迎。不,是越來越受歡迎。便開始思考能不能做一套廚具,是能搭配這只垃圾筒。

做一套廚具來搭配垃圾筒,聽起來很瘋狂吧?我們發現許多顧客使用 Bin 腳踏垃圾筒,一用就是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。這麼多年過去,他們仍然喜愛它腳踏踏板的觸感、蓋子緩緩闔上的節奏。如果大家喜愛使用 Vipp 的生活經驗,喜歡我們怎處理這些細節。那麼,我們真的應該再給大家多一點這樣的生活觸感。

設計廚具前,我沒有去看市場上流行什麼。我想的是,如果是 Holger,他會怎麼做呢?

Holger Nielsen 是設計 Bin 腳踏垃圾筒的 Vipp 創辦人。他心中想的不是「設計」,而是如何解決太太 Marie 的生活難題。Marie 是位髮型師,當她雙手忙碌時,她需要不必用手就能掀開的垃圾筒。Holger 為她製作相當實際的解決辦法:一個小機關,將腳踏的力量連結到讓蓋子打開,鋼鐵的蓋子讓她好清理,圓筒旁的小耳朵好提好搬動,底部有橡膠,避免刮花了地板。

就這樣,就這麼簡單,沒有為了造形而存在的細節,單純只是為了好用。七十多年來,時代已經變得不同,但 Bin 需要更動的細節竟然這麼少,幾乎不需改變。我們只修改了橡膠種類,並讓它闔上時,再更慢一些,以及鋼鐵上蓋的沖壓技術更進步了一些。就這樣,七十多年來,線條、元件,幾乎沒有更動的必要。

閉上眼睛,Holger 就像一位未曾謀面的朋友,站在我面前。於是我設計的廚具,延續了 Holger 的想法。看起來沒有太多特別的設計或功能,一切細節,包括離地抬起的腳、平整的不鏽鋼檯面,還有和 Bin 一樣讓人覺得開闔滑順安靜而體貼的抽屜,都是為了好用而存在。它的觸感、它的耐用,不需要太多言語,不需要多做許多設計。但我希望能讓顧客用三十年、四十年,甚至五十年,讓它看起來仍像現在。

我也不會著手再去設計另一套廚具。關於廚具,我覺得最好的就是 Vipp Kitchen。

我們只需要一種廚具、一種設計。它經得起時間考驗,少,但是更好。

 

 

 


Vipp Kitchen 整座黑的,看起來非常現代,
會不會跟我家的風格搭不起來呢?

 

 

大家乍看到 Vipp Kitchen,都會覺得冷冽、現代,工業感比較重,好像只適合存在紐約的 Loft 裡面。但是當我來到喜愛 Vipp Kitchen 的顧客家中拜訪時,才發現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。什麼樣風格的家中,Vipp Kitchen 看起來都像是他們的老朋友。

法國一對老夫婦買了座舊城堡,在城堡中,幾乎每一項都是古董。除了 Vipp Kitchen。它是唯一一項新的東西,但在城堡中看起來一點都不突兀。

我被他們熱愛烹飪感動。他們真的很愛做菜,我一去,廚房檯面擺滿食材和工具。對他們來說,廚具就是一項他們需要的好用工具。我們設計 Vipp Kitchen,不是為了把某一種鮮明的風格植入你家廚房,而是給顧客真正好用的工具。

在船屋中、在城堡中、在鄉間、在頂樓花園陽台、在繽紛奔放的以色列屋中、在蒐集老車的屋主家裡,Vipp Kitchen 跟上他們的生活腳步,在其中扮演實在的實用角色。

 

 

 


Vipp 除了最早的經典腳踏垃圾筒,後來延伸的第一項設計是什麼呢?
 

 

 

Vipp 從 1939 年開始,單單只生產腳踏垃圾筒,一直到這個世紀初。當我們開始想,Vipp 還能為大家做什麼?我們想做的設計,都不是一般設計師常見的椅子、桌子等作品,而是顧客還沒有得到經典、好設計的品項。於是我們從垃圾筒,把我們的想法延伸到了馬桶刷、玻璃刮刀,以及碗盤刷上。為什麼是這麼不起眼的東西?理由很簡單,當我自己想要一把好用的碗盤刷時,我只能去大賣場買一支百元刷子,對,或是稍微好一點的,但它們仍然很快就壞,塑膠質地握在手中的感覺也不太好。

Vipp 擅長的就是經典耐用的鋼鐵材質。我們為何不設計一把鋼鐵製的碗盤刷?它有點重量感,握在手中扎扎實實,鋼鐵外面包覆一層觸感溫和的橡膠,是貼合你手弧度的工具。但最重要的是,這柄工具可以用上三十年、五十年,你只需要更換卡楯上的刷頭。

放在角落的玻璃刮刀,一天可能只拿在手中十秒。但我們希望這十秒鐘,你是愉快的;或者因握著這個工具的十秒,而使你一天都很愉快。

我們的哲學仍然是一樣,少,但是更好。

 

 

 


在進入 Vipp 十一年以來,
覺得最難做的設計是什麼?

 

 

 

廚房紙巾架 ( 笑 )。

絕對想像不到我為了這個設計想了多久。五年。五年來我們試了大約二十種草稿。中央的柄應該多高,應該什麼角度?最難的是,夾附越用越少紙巾的這個部件,應該多鬆、多緊?如何使人單手也很方便抽?

現在用起來,覺得每個細節似乎理所當然,很自然,好像根本用不著想這麼久吧?我很高興它看起來理所當然。這種「理所當然」,就是它能用三、五十年的關鍵。當然,也就是當初覺得最難的地方。

 

 

 


Hygge 的快樂哲學,在台灣及世界其他地方都火紅起來。
我們很想從你身上瞭解,到底什麼是 Hygge?

 

 

Hygge 是一種感覺,每個人的定義可能都有點不一樣。對我來說,下雨天,跟心愛的人在一起,或跟朋友一起。「嗨,很開心又看到你們!」這樣的心情。窩在沙發,有些燭光,或者放著大家喜愛的電影、喝喝紅酒。週末或週五的晚上我們哪裡也不想去,就想這樣聚一聚,這就是 Hygge 時光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更多北歐設計、丹麥 Hygge 時光,歡迎來 森/CASA 細細感受,下期待續

 

 

 

 

森/CASA showroom

台北內湖台北敦南台中台南

Follow Us on

facebookInstagramblog